医改中的几个“想当然”

北京中卫康虹医院管理有限公司 安自力    发布时间:2016-04-29 15:14:30    访问量:571     【字体:

001iB2eWzy71gyvAhzxef&690.jpg

医改是时下社会讨论的热点,众说纷纭。医改难度大、缺乏顶层设计、触动各类人员和单位的根本利益、涉及多个部门协调困难、基础设施差距悬殊等等,总之医改不成功、医改任重道远。其实,在这些讨论和研究中,一些束缚我们头脑的观念还深深影响着人们的行为,有些就是落后固有的观念,非常自然地横在许多人的思想里。这里列举几个“想当然”和大家讨论。

公立就等于公益。医疗是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伟大事业,是政府应该提供的一项必须的服务。因此,属于每个国人都需要的公共福利事业。世界上有的国家还免费提供,我国也正在扩大医保范围、提高服务标准。我们国家是采取以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医疗卫生体制,所以大家很自然的就把公益和公立等同起来。特别是,看到一些私立医院技术层次低、服务不到位,要价高的现象,更加印证了公益必须公立的观念。实际上,人民需要的是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与公立私立没有直接的关系。从2011年起,国家允许外国资本进入国内医疗行业,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家医疗卫生改革的精神,鼓励社会资本兴办医疗卫生事业,国务院推出的PPP模式,明确要求社会资本和专业管理机构参与公立医院的建设和管理,都说明建设社会主义大医疗健康事业,需要民间的力量和社会专业管理机构的加盟。社会资本的参与和社会专业力量的加入,可以给单一的公有体制注入活力,能够带来许多新鲜经验,创造先进的运营模式,使我们的医疗卫生事业更加灵活、健康。之所以有些人担心民营医院服务质量,看到有些私营机构做不下去,原因是,目前我国民营医疗机构还很弱小,需要一个培养和壮大的过程。国家对民营机构的发展要有更加适应的政策。试想,和人民生命安全关系最密切的粮食和棉花都能放开市场化,为什么医疗卫生事业不能逐步推向市场呢?况且,我国当前公有医疗卫生机构体量非常巨大,引进民营机构短期内根本撼动不了公有制的基础,民营医疗只是补充和调节。怎么能认为民营医院提供的不是公共服务、开展的不是公益事业?有的医疗行政管理部门,在强调医疗公益的同时,混淆了公立和公益的关系,究其根本是揽权和懒政的表现。担心民营医院自己不好管,怕民营医疗机构出了问题自己担责任。为人民群众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需要有民营医院的参与和促动。

民营医院就是逐利。民营医院需要利润回报,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据此就认为民营医院逐利,甚至认为民营医院只为赚钱不管其它,这是对民营医院运营目的和存在价值的曲解。众所周知,无论什么样的医疗机构,医院、养老、康复、诊所,资本投入都是巨量的,回报周期也很长。如果只为逐利,很难长久。没有一流的服务、过硬的技术、科学的运营,是不可能获得合理回报的。短视行为只能自掘坟墓。每个民营企业家都明白这个道理。那为什么会有民营医院逐利的错觉呢?是因为我们现阶段民营医院多见的是两头冒尖,除了高端医疗高收费,就是民间诊所简单处置。一旦民营医院进入普通医疗行业的基本服务,就会显示出它的合理性和公平性。实际上,现在有许多民营医院靠着合法、优质运营,创造出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深受人民群众的欢迎。我们对民营医院要平等的看待。公立医院也是追求利益的,大家听到哪个公立医院一年几十亿,上百亿就认为技术高、服务好是一个道理。决不能把民营医院的合理回报看成逐利,而限制发展,甚至进行扼杀,那样对中国医疗事业的发展进步没有一点好处。

医疗市场化就会草菅人命。别的都能市场,只有医疗不能市场。这是一些人根深蒂固的思考误区。总觉得医疗是直接服务于人的身体健康,是确保健康和治病救命的工作,市场只为钱与维护健康是相悖的。这是对医疗卫生事业的根本目的和市场对社会进步促进作用的误解,更是对广大业务人员道德水准的贬损。医疗卫生事业是提高国人健康水平崇高事业,医务工作者进入这个行业就以此为己任,消除患者的病痛是他们的责任。这应该是我国医疗从业人员的主流。诚然,在医疗技术、诊疗手段飞速发展的今天,高价医疗、高价检查的问题确实存在。认真分析起来,有没有市场机制都有发生。高价医疗的现象在各类公立医院屡见不鲜。反而,适当引进市场理念,构建良好的竞争机制,在先进的信息化手段的帮助下,技术和价格都可以透明,有了比较的标准,高价医疗的问题,才能得到更好的解决。从而,达到用高技术、低价格的行医目的。最终受益的还是人民群众和国家。把医疗健康和市场对立起来,对医改肯定无解。       

民营医院关键时刻国家调不动、用不上。民营医院在我国改革开放进一步扩大的大背景下,越来越成为国家医疗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省市都组建了民营医院协会,默默地为祖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做贡献。可是,一些卫生行政部门对民营医院另眼看待,认为不是自己的嫡系,靠不住、管不了,往往该给的政策不给,该交的任务不交。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发展受阻,患者不信任。实际上,民营医院是按照国家政策组建起来的,是国家医疗的重要力量。在中国的土地上,只要需要,都是国家医疗资源的生力军。回顾上个世纪英阿马岛战争,在高度私有化的英国,国家可以调集在太平洋、印度洋上航行的商船立即卸货,就地改装成医疗船,前往马岛参与救援。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遇到紧急情况难道调动不了在自己国土上的民营医疗机构?在国家“非典”和历次自然灾害中,都能看到民营医院冲在前面。根本的是,我们应该在医改建设中,加强信任,建立一套适合他们的管理制度,把他们当成自己人,民营医院就会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医生执业自由就管不了。让医生自由执业,是盘活医疗资源,提高分级诊疗水平,发挥医生执业效能的良好措施,也是国际的通行做法。可是,有些人认为医生是有编制的,有单位的,本来在医院就很难管,自由执业就更难管了。甚至认为,医生离开所在医院执业是挣外快,搞不正当的活动。越是高资历的医生,越需要自由执业,越被严管。因此,医生自由执业的政策在社会上很难大面积推开。这对医改政策的落实产生了不良影响。患者最需要医生,特别是在目前医疗基础建设不够均衡的情况下,医改的目标应该是让医生向下走,把医生还给患者。对医生我们不应该看成是医疗体制和机构的附属品,加强管理,但是不能死板管理,让有限的的医疗人员发挥最大的效能。对医生,明确归属,制定规则,管住行为,放开手脚,激发他们服务自觉性和主动性。在放开的过程中,发现问题,制定规则,形成医生们都认可和自觉遵守的行为规范,不仅能给基层医院带来新技术、新方法、新理念,行政管理层也能及时发现问题,完善规则,建立良好的医生执业生态,为国家的医改注入新的活力。

市场定价导致医药价格虚高。这是许多人的看法,也是医改很难引入市场化的重要思想障碍。其实不然。医疗收费的高企,主要体现在新技术、新方法以及新药的引进和运用上。谁能给这些新技术、新方法和新药定价呢,只有大医院、大机构,他们以自身的高技术、特殊地位和影响力,率先引进国际上的前沿技术,最早开展和运用,并以其自身高成本、高消耗制定价格。这些新技术、新业务、新药品,一诞生就有着高贵的身价和光环。而这些最容易被卫生行政部门采纳,很快形成官方的价格目录,别人再想改非常困难,也不被信任。这就走入了老百姓一方面对政府定价坚信不疑,又感到医药价格越来越高难以接受的矛盾境地。民营医院价格低一点怕受骗,公立医院又治不起,只能是牢骚满天飞,意见到处提。打破这个魔咒,恐怕引进一些市场机制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公开公正、优胜劣汰是市场的天然属性,没有市场的调节,指望医院自然降价,卫生行政部门定期调价,是非常缓慢的,因为他们没有降价的动因。因此,对符合条件的各类医院放开诊疗定价的严格限制,不仅不会推高价格,还会对医疗价格的松动产生积极的作用。

医疗体制改革是一盘很大的棋,涉及到整个国家的体制,涉及到每个国人生命健康,关系到多个部门,也会花费国家的巨资,更是世界性的难题,大家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不奇怪。关键是,要认准方向,优化规则,培育生态,理清思路,兼容并蓄,不断探索,才能确保医改稳步向前迈进,让医务人员和人民群众都满意。

 

转自:http://blog.sina.com.cn/u/1190933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