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票制”搅局医药流通业 80万“自然人”将另谋出路

    发布时间:2017-01-16 10:05:47    访问量:113     【字体:

19日,随着国版“两票制”文件正式出台,医药流通行业面临重新组合。业内分析人士表示,随着2018年“两票制”在全国全面展开,影响最大的是从事大包模式的“自然人”,80万左右的医药自然人将另谋出路。  

“两票制”搅局医药流通业

所谓“两票制”,是指药品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它砍去了产品代理环节,并且取消药品加成。

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两票制”的推行,对医药商业和工业领域影响都非常大。从商业角度讲,大批的中间商将消失。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年末全行业从业人数约为534万人,庞大的从业人员为药品流通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支持。截至201511月底,全国共有药品批发企业13508家;药品零售连锁企业4981家,下辖门店204895家,零售单体药店243162家,零售药店门店总数达448057家。

此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安全监管司司长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国1.3万家批发企业退出1万家,剩下3000家可能是比较理想的状况。对此,史立臣个人认为,最终可能会剩下5000家左右企业。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格局的变化会导致并购加剧,大的流通商会吞并小的、地方性的流通公司。例如,不久前海王生物表示,“两票制”的推行将会加速海王生物的业务拓展和兼并收购,对公司的发展或会产生积极有效的影响。

但史立臣认为,商业之间互相收购的可能性不大,可能有一些制药企业会借机向商业延伸,合并一部分商业,但是数量不会太大。

80万“自然人”将另谋出路

史立臣透露,此次“两票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是从事大包模式的“自然人”。大包模式,也有人叫BOSS模式,就是制药企业把某个区域的全部或者部分产品的销售承包给有当地销售资源的个人(也有小型商业公司),这个自然人或者小型商业公司全权负责这片区域的制药企业的部分或者全部产品的销售。

由于和制药企业签署大包协议的大包签署者是底价从制药企业拿货,所以,当大包签署者发展自己的下线二级大包人时,会在底价基础上加价,比如从制药企业拿货价15元,零售价30元,一级大包者会加价到16元给二级大包者,二级大包者可能会加价到18元给三级大包者,三级大包者可能会以20元供货给终端,终端赚取10元。加价多少基本由上一级大包者确定,一般上一级大包者会根据承包区域的销售数量来确定加价额度,越向上的,加价越少,因为数量大。

大包模式在修正药业、葵花药业、罗浮山国药、仁和药业等制药企业得到了成功的应用,该模式就是让很多掌握终端资源或者渠道资源的自然人成为了现实意义上的老板。 

史立臣说,进行大包模式的大部分都是自然人,中国大约有80万左右的自然人在做大包模式。20165月,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了“关于整治药品流通领域违法经营行为的公告(2016年第94),史立臣说,94号文件就是打击“自然人”。

对于自然人未来出路,史立臣认为,将面临三个选择,或是失业另谋出路,或是找制药企业打工,也有可能进入商业领域。

业内人士预测,经过这次洗牌,最终获利者将是大型商业公司,其配送范围会扩大,配送营业额也会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