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学部委员:社区养老最符合国情

    发布时间:2016-09-05 08:40:33    访问量:136     【字体:

“如果说,新兴产业是具有高度不确定的产业,那么,健康养老产业就是不确定性最小的新兴产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在“2016健康中国养老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毫无疑问,这个产业的人群会增加,可以动用各种的技术手段、服务手段和商业模式,在这个产业里进行创新。”
  金碚指出,在讨论养老产业时,不仅要看到老年群体的消费能力,还应该看到其作为劳动力的层面,并在这个领域进行养老产业的创新。
  “对于‘老年’的定义,我认为应该分成三个维度考虑,分别是制度性老年、生理性老年和心理性老年。现在我们所有的统计、分析都基于制度性老年,但其实这三者间的年龄跨度很大。”金碚表示,所以做养老产业,千万不能认为老年人仅仅是一个消费者,他可能还是劳动力。
  在金碚看来,老年人作为劳动力,具有知识密集型、技能密集型和善意密集型几大特点。“经济增长中的两个最基本的因素,一个是积累,一个是创新。而老年的生产力和劳动力中间就有非常高度的知识积累和一定程度的资产积累。在国外,有很多企业家都是在制度性老年以后创业的。同时,从善意密集型群体这个角度来说,很多老人愿意从事志愿型劳动、互助型劳动和家务劳动。”
  “老年人的劳动力和生产力可以适度就业,教师还可以上课,医生还可以给人看病,老技工还可以带徒弟,老教师还可以教学生。而且老年人的消费力就更丰富了,养生、健身、教育、餐饮、护理、娱乐、旅游、社交等等。”金碚说道。
  与此同时,金碚也表示,涉足老龄产业项目时,还应该考虑不同国家、不同时代的老年人,在生活方式上的不同。
  “比如,有些将老人独立出来做的养老产业设计,在国外可能行得通,但在中国就不太行。中国讲究‘四世同堂’,设计养老制度,四代人都要兼顾,不能像国外只管老年群体这一代;又比如,做老年群体的旅游产业,就不能想着只带老人去旅游,因为老人还有家务和社会劳动等功能,不能把这些功能都给割裂了。”金碚说,“企业在做养老产业时,首先要知道服务对象需要什么,同时能够创造哪些需求。在养老产业的设计中,不要只考虑养老,还可以加入各种社区活动。”
  金碚指出,在中国社区养老最合适,因为老年人的生产力、劳动力、消费力都可以实现。“如果他有能力,可以工作,又可以做家务,又可以带孙子。在中国这个场景比较合适。创新的前提一定把问题想透彻了,作为企业,要清楚服务对象是什么,他的需求是什么。”
  在金碚看来,新型的健康养老产业应该叫做健康老龄产业。“因为我们制度性老年和心理上老年和生理上老年跨度很大,既然工业化完成以后都是80岁的平均寿命预期,那一定有很多的90岁以上的人,这种情况下有的是养,有的是劳。所以老龄产业的概念更接近一点,不管怎么样,我们用了这个概念,我们要创造一个创新的境界。”
  这个创新的境界着力点在什么地方?金碚认为,“在于激发和实现老年生产力和老年消费力的产业创新空间。因为他的生产力和劳动力,可以是社保,社保它不是产业,它是一个制度的保障。作为企业界,要用一种产业创新的方式,要实现老年人的生产力和老年的消费力,这是空间。我认为这个产业的空间极其巨大,它涉及的人群还不仅仅是涉及到制度性老年以后的几亿人,它实际上涉及到四代人的关系。”
  金碚表示,如果我们能用创新的思维把老年人的生产力、劳动力、消费力都激发出来,养老产业将会是一个非常具有创造力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