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养老之路怎么走

    发布时间:2017-06-30 10:14:48    访问量:66     【字体:

作为大多数老年人的养老偏好和意愿,居家养老符合现实国情。然而,“正在路上”的居家养老模式面临诸多困境待解。相关专家表示,如何在未富先老、未备先老、少子高龄化的背景下,让每一位老年人有尊严地安度晚年,实现健康老龄化,考验的不仅是政府,还有社会治理、家庭应对能力等。

仍在起步阶段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介绍,居家养老服务是指以家庭为基础,在政府主导下,以城乡社区为依托,以长期照护社会保障制度为支撑,由政府保障基本照护服务,企业、社会组织提供专业化服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和志愿者提供公益互助服务,满足居住在家老年人社会化服务需求的老龄服务模式。“目前我国老龄服务的工作重心,已经从主抓机构养老服务转向居家养老服务,居家养老服务在各地基本铺开,发展迅速,但还处于起步阶段。”党俊武说。

北京大学人口所穆光宗教授说,目前我国居家养老大致有3种形式:一是传统的居家养老,即老年人在家养老,从家庭内部获得养老支持,没有社区助老服务,这种情形在农村较为普遍。二是现代的居家养老,即社区服务嵌套式的居家养老。这种服务可能不局限于本社区,而是居家养老服务商跨社区的服务输出。三是新型的居家养老,即社区服务融合性的居家养老,就是通过新建老年公寓式的养老社区,将社区助老服务和老年居家生活结合起来,“关起门是小家,打开门是大家”,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有针对性的服务。

“居家养老的优势在于老年人能够在家庭和熟悉的社区环境中获得基本生活照料、医疗卫生、康复护理、精神慰藉等老龄服务。”党俊武说,尤其对失能半失能老人,有专业的护理人员上门完成照护服务,不改变老年人的日常生活状态,更加人性化,也能够提高老年人晚年生活质量。

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就曾指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

记者了解到,有些地方已将居家养老立法,有了政策雏形。《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于2015年5月1日施行,成为全国首部以居家养老服务为内容的地方性法规。2017年1月1日,《合肥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开始实施。

医疗护理服务要跟上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3亿,占总人口的16.7%;65岁及以上人口达1.5亿,占总人口的10.8%。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人口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8%,2021年~2035年将是我国老年人口第二次增长的高峰期。

与此同时,我国老年人健康状况不容乐观。统计数据显示,患有慢性病的老人接近1.5亿人,失能、部分失能老人近4000万名。这意味着,医疗、护理、康复服务的需求在迅速增加,给我国的养老、医疗体系带来了巨大挑战。

“考虑到多数老年人依靠居家养老的事实,我国需要将加强社区助老功能作为战略重点来推进,合理布局和配置社区服务资源,以保障居家养老的现实需要。”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老年医养结合产业分会副会长谢红认为,社区医疗服务日趋重要,在注重基础疾病预防以及基础卫生医疗的同时,要加强针对老年人出院后的延续性服务,这也是老年人最需要的医养结合服务。

党俊武也表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应实行战略转型,将提供居家养老服务作为重点工作之一,花大力气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把医养结合作为居家养老服务的支撑。

但是,这种服务正面临着尴尬。北京市一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开展日间照料服务以来,一直没有收费标准和相关规定,场地费、水电费、人工费等都要补贴。

谢红认为,应细化居家医疗服务项目,制定服务内容、服务规范、收费标准等。重点针对高龄、失能、空巢和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家庭病床服务。同时,对家庭医生入户开展医疗卫生服务,采取改革性激励措施和市场化服务手段,并且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基层用药制度。

党俊武指出,家里有一位失能半失能老人,首先意味着高昂的医疗护理费用和人力照顾成本。按照我国约4000万名失能半失能老人计算,直接影响约1亿户家庭,对于许多贫困家庭来说更是不堪承受之重。

“抓紧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为失能半失能老人的照护支出提供制度性保障,至关重要并迫切。”党俊武直言,虽然相关部门已经明确15个城市试点,但是凭一家之力很难起到作用。他建议,长期护理保障制度要上升为全面深化改革小组的重大议题,并且明确牵头部门。“应在‘十三五’期间初步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基本框架体系,探索以该制度为核心的长期照护服务体系,即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疾病治疗、康复护理、精神慰藉、临终关怀等综合性服务。”党俊武说。

针对目前“居家养老服务人员缺口大、流失率高”等现状,党俊武认为,应充分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和市场决定作用,尽快把老龄产业做大做强。应提高养老护理员的社会地位,将老龄服务业纳入国家重点发展行业;建立合理的薪酬体系,同时为养老护理员缴纳五险一金,完善职业发展体系,把养老护理员纳入专业技术人员队伍;给予养老护理员政策补贴,同时应比照免费师范生的方式,组织实施免费养老护理员培养计划。

支持系统建设远远不足

除了医疗、照护、康复服务外,还有一些因素制约了我国居家养老服务的发展。

党俊武指出,首先是观念的问题。不少老年人的传统观念限制了进家入户的养老服务的提供,购买社会化养老服务意识淡薄。同时,较低的知晓率,构成了老年人释放潜在需求、实际使用居家养老服务的主要障碍。这也正说明,居家养老服务模式的改进、推广与宣传还不够,支持系统建设还远远不足。

《2016北京养老产业蓝皮书》显示,目前,北京老人对于居家养老服务的知晓率、使用率还都比较低,80%的人对这项服务并不了解,正在使用居家养老服务的人群占比不到两成,如老年人对于陪同看病服务的知晓率仅为11%。《蓝皮书》列出的20项基本居家养老服务中,仅有小时工、家电维修服务等4项服务超过了10%,而居家养老中相对重点的专业护理等服务的使用率仅0.5%。

“此外,总体上看,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基础还比较薄弱,服务和产品供应不足,市场发育不健全。”党俊武认为,发展居家养老服务,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推动形成品牌化、规模化、连锁化的居家养老服务企业,重点集中在医疗护理、老年餐饮、居家照料、紧急救援、心理慰藉等急需的方向。政府要进一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出台操作性更强的优惠政策措施,通过政策激励,实现老年人待在家里养老,也能得到社会化的支持。

“很多城市社区的助老服务功能十分欠缺,空巢老人、高龄老人和失能老人等居家养老存在着很多风险,住在没有电梯楼房中的很多老年人,好像生活在孤岛中。”穆光宗说,我国适老化改造不仅紧迫,而且任重道远。许多发达国家对适老环境的建设和投资值得借鉴。例如瑞典政府在进行居住地区规划时,通常会要求开发商确保相关配套设施适合老年人需求。在斯德哥尔摩街头,不时能看见推着助行器独自过马路的老年人。

全国老龄委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吴玉韶认为,居家养老,子女仍是老人的第一责任人,“亲情赡养”仍是幸福养老的重要一环。应该调整个人所得税,鼓励子女与父母共同居住,并对失能老年人的家属进行公益性护理培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