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鼓励,总理支持,医药企业的"起死回生路"在这里

    发布时间:2017-05-24 14:34:30    访问量:159     【字体:

毫无疑问,与其他营利性行业及产品一样,市场经济下的医药行业,它的发展壮大需要大量的医药产品打进和占据消费市场,而要保证达到这一目的,除了必须加大原研药及原仿药的开发生产及降低成本外,医药的销售很重要。

那么,如何才能保证药品销售量及其增涨呢?这就涉及药品的临床效果和药品价格。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同样药品、一样准入和基本相同的价格,谁又能有足够的魄力打开并占据医疗市场呢?在国外,当然就看医药企业的市场开发技巧能力,而我国则截然不同,近些年,医药业陷入两大完全对立的矛盾主体中——医药业的完全按市场运作和公立医院的“集采”垄断!

于是就有人可能会问,只要药企药品质量好、价格低就完全可以“拿下”“集采”进军公立医疗机构。但是现实并非如此,一样的竞争药品不一样的生产成本,又要有不同比例的管理运营支出,可以说,只有部分大型药企能这样的能力与可能,而其他药业尤其是中小型医药企业就难以生存发展。

可以说,目前在我国,医药业岌岌可危,其只要原因之一是医疗机构管理体制机制羁绊(或者说政府管办不分庇护),公立医院的行政、计划性管理与药品的市场运营形成巨大的矛盾对立,难以解决!

那么,难道医药企业就真的无路可走了么?不,那就看非公医疗机构——社办及个体私立医疗机构能否给予大力支持!因为这部分医疗机构中有一定比例的费“集采”对象!

那么,目前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又是怎样的状况呢?

近些年,由于政策支持力度及环境问题,非公立的社办医疗发展缓慢。有资料显示,2010-2015年全国民营医院数量每年保持超过10%增长, 10年仅增长不到15%,算上住院、门诊诊疗人次只占医院总数的12%。 2016年,全国民营医疗机构占比超过全国医疗机构总数的半数,但就诊量不到全国总就诊量的17%。无论是从规模数量到就诊量,公私之间有巨大差别对比,这直接涉及并影响了医药产品的销售,况且部分民营医疗又是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也就是说,医药业要想真正在医疗市场有一席之地,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社办及个体私立医疗大力发展,一是缩小、控制公立医院规模。当然,二者若能“并驾齐驱”就一定会有更好效果,这是医药界尤其是中小型医药企业梦寐以求的大好事。

然而现实中,公立医院控规模有政策落实不力,许多地区反而“扩规”。2016年 9月占地345亩、床位3000张、规划总建筑面积50万平方米的全球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郑东新区医院亮相,总投资为25亿元;4月27日,占地面积268亩、总投资34亿元、设计门诊接诊量5100人/日、总床位1700张的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新院区开工;投资数十亿元的河南省人民医院平原示范区分院日前也开始地质勘探设计,这样的公立医院扩规在其他省市也同样存在。

政府投资不足,加上公立医院扩规与后期发展,基层优质医疗资源被“虹吸”, 城乡医疗差距进一步拉大,扩大了“看病难看病贵”现象。怎么办?为了保证医改目的实现与重大措施——分级诊疗制度的有序进行,只有在加大公立医院控规的同时,想方设法来增加社会办医与私立个体诊所数量及质量。于是政府出台诸多政策,鼓励、支持社会资本投资,扩大非公医疗队伍,增加社会对公立医疗机构的竞争力,其中,重点倾斜基层。于是政府开始在社办及私立个体医疗上想办法,下功夫。请看:

近期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到2020年,社会办医院床位占医院床位总数的比重将由2015年的19.4%提升至30%以上。

4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今年所有三级公立医院都参与医疗联合体建设,未来三年医联体将席卷全国公立医院,而四种模式中县乡医共体是基层的主要联体模式,而这种模式的兴起运作,将极大提高增加基层的药品销售量,其中不容忽视的是村室村医。

5月2日卫计委印发《关于做实做好2017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通知》,明确今年以省(区、市)为单位要在85%以上的地市开展该工作,覆盖率达30%以上,特殊群体、重点人群的签约服务覆盖率要达到60%以上。而这些群体正是药品的重要客户,《通知》要求适当放宽慢性病患者长处方,酌情延长单次配药量。

政府也放宽了基层用药目录,并提高签约居民报销比例,北京等医改试点地区已将基层用药目录与大医院统一。

多点执业证策的放宽与7月1日施行的《中医药法》也给医药业运营在基层搭建新的、大量的客户平台。政策支持公立医院医生按有关制度多点执业,医联体医生可在联体区域内备案多点执业而不再受任何条件限制,层开设诊所由许可管理改为备案管理,而且基层设立中医诊所除了主体须“中医执业资格”外,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或者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经过政府中医药管理部门组织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取得中医医师资格也可备案开设中医诊所。

最引人注目的是5月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从各方面为社会办医开“绿灯”,大力支持社会办医务,促进有实力的社会办中医诊所、门诊部等跨省市连锁经营,吸引境外投资者合资合作兴办高水平医疗机构。李克强:政府别让社会办医四处求爷爷告奶奶!

会议确定社会办医“松绑”的政策利好:实行一站受理、并联审批、网上审批。连锁经营医疗机构可由总部统一办理工商注册登记。对符合规划条件和准入资质的社会办医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个体诊所设置不受规划布局限制。实行医师区域注册,促进有序流动和多点执业。

可以说,这无疑极大鼓励支持社会办医积极性,增加社办医疗数量及总量。正如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所言,政府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的决心显而易见,公立医院好日子只剩两三年。这也就能很快、极大增加社办就医总量及其药品销售,当然就给在“集采”面前势单力薄的中小型医药企业一个新的市场空间及销售渠道!

笔者认为,这也许是市场经济倒逼政府对医疗结构调整、医疗资源配置、医药市场开发及医保健康运行、必须遵循“三医联动”而采取的必要措施——以市场为主导,发展、调整医疗结构,让医疗、医药、医保在同一起跑线上,为同一目标目的地实现而各尽职能!这无疑就给陷入困境中的医药企业开拓了一条新的发展路子!

政策鼓励和总理的支持,让中小型医药企业能“起死回生”,有了新的活路及开拓空间。这就需要医药企业特别是中小型医药企业,一定要在重视医药研发生产、保证产品质量的同时,尽快调整营销规划,将销售靶向基层社办及私立个体医疗,用“两票制”(甚至一票制)及药店连锁经营方式,直接将药品与基层社办及私立个体医疗挂钩,搞好县域医药批发及配送,让大量基层非公立客户满意。